CCP病毒導致中歐班列運費上漲加劇經濟崩潰

編輯:喜馬拉雅農場聯盟新西蘭奧克蘭伊甸農場

編者:喜馬拉雅文白

中歐班列是指按照固定車次、線路、班期和全程運行時刻開行,往來于中共國與歐洲以及“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集裝箱國際鐵路聯運班列。CCP病毒的影響下中歐班列運費迅速上漲影響逐級向下游傳導,最終的消費者將承擔更高的成本價格。

以中歐班列成都運營模式為例:班列公司委託其兄弟公司成都國際陸港運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陸港公司”)聯繫貨源,委託中鐵國際多式聯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鐵多聯”)承運中歐班列(成都),並由中鐵多聯統一向境外承運人歐亞鐵路物流股份公司[ 歐亞鐵路物流股份公司(簡稱UTLC ERA)以哈薩克斯坦、俄羅斯及白俄羅斯三國的鐵路設施為基礎,提供中歐班列寬軌段運輸服務,三國鐵路部門各占33%的股權。](以下簡稱“歐亞鐵路”)支付境外段運費,班列公司通過境內劃轉向中鐵多聯支付的美元運費可代表中歐班列(成都)鐵路運費的總體情況(下圖)。

CCP病毒對海運空運影響巨大,導致班列熱度上升開行量劇增。一是全球CCP病毒持續擴散,各國管控措施導致集裝箱周轉不暢以及供應鏈恢復緩慢造成回程貨源不足等因素加劇了擁堵,造成集裝箱緊缺。二是據統計資料顯示,2020年下半年,開往歐洲等地區的貨輪運費上漲3-5倍,海運價格達近20年來峰值,所需時長達45-60天。多家航空公司宣佈無限期停運,尚在運行的空運運能優先滿足醫療及防疫物資進出口,導致空運運力進一步短缺、運價暴漲。班列運輸具有較海運時長短、較空運運價低等優勢,CCP病毒期間加劇進出口企業選擇班列運輸。 一般情況,鐵路的運輸價格是空運的六分之一,是海運的兩倍多,運輸時間上相對海運有一定優勢但不特別明顯,鐵路是作為空運和海運之間的一個補充,在空運太貴,海運時間上又太慢的情況下的一個備選方案。

CCP病毒對經濟的打擊是全方位的,僅從貨物貿易來看:一是中歐班列貨物積壓,短期內大規模增加班列運力難度較大,應季商品大規模積壓,損失巨大。二是貨代公司業務量劇增,資金周轉壓力及匯兌風險上升。貨代公司預定班列艙位時需要提前墊付全額運費,而貨代公司一般按季度結算收取貨主運費,近期業務量及運價同時上漲增加了貨代公司資金周轉壓力,人民幣升值幅度較大導致企業匯兌風險上升。三是外貿企業運輸成本增加,利潤空間有所壓縮,加劇商品價格上升。近期班列運費上漲過快,無論以何種方式成交,企業利潤空間均有所壓縮。企業的核心是謀求利益,運費上漲使得企業將這些成本計入貨物的價格,轉移到消費者身上。

一年多來,全球過億的人感染了CCP病毒,死亡人數超過210萬,中共有計劃地阻止對CCP病毒的來源進行透明和徹底的調查,使用大量資源用於欺騙和造謠。如果無法掌握CCP病毒最初是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或如何傳播給人類的,不去追究中共的責任,全世界將付出更大的生命和經濟的代價。

【文章僅限作者個人觀點】

審核校對:玫瑰天空

上傳排版:糊糊文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