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毒株測序結果:病毒或已潛在傳播了相當長時間?

編輯:喜馬拉雅農場聯盟新西蘭奧克蘭伊甸農場

編者:Stephen(文文)

中共國疾控中心1月6日發佈了河北兩株病毒的測序結果(一例石家莊,一例邢臺)。這兩例毒株的同源性很高(7個相同的SNP位點,及14個相同的核苷酸變異),且兩人均到過河北省兒童醫院,所以石家莊、邢臺兩地疫情來源應一致。

詭異的是河北這兩例毒株的基因組特徵很獨特,不同於世界各地近期流行的毒株。從基因組比較的結果來看,親緣關係最近的是俄羅斯在7月測序的毒株。雖然這是親緣關係最近的,但也僅有10個相同的變異位點,應該說還不是很親。

在這10個相同的變異位點中,有3個是獨特的,也就說只有河北、俄羅斯毒株特有的,其他地方毒株沒有。而從這一點來看,河北、俄羅斯毒株同源的可能性很大。

總結以上兩點,我們能得到的大概率結論是:河北毒株從俄羅斯進化而來,但是進化的時間已經很長,所以累積了很多突變位點。 但無論如何,河北病毒的獨特基因組特徵暗示其來源並不簡單,以下是對其來源的三種可能性的猜測:

1. 河北病毒數月前已由俄羅斯傳入,經多長時間的本地傳播,從而積累了很多自己獨特的突變類型。這意味著河北當地的傳播規模是相當大的,數月傳播絕對會造成大量人群的感染。

2. 河北病毒近期由俄羅斯傳入,這一可能性不高。如果病毒由7月俄羅斯毒株進化而來,那麼7月以來在俄羅斯的毒株應與河北毒株有更近的親緣關係,但這並未在資料庫中發現。

3. 河北毒株為人為投放,前期經過對俄羅斯或其他地區毒株的收集,然後進行實驗室傳代獲得,所以與世界其他地區毒株親緣關係較遠,這也能解釋其基因組特徵上的特異性。

結合習總加速師於近期做血管瘤手術,各方勢力蠢蠢欲動,為給總加速師製造一個嚴格管控的休養環境,人為造出一場病毒疫情也是中共幹得出來的。所以可能性3雖然邪惡,但也不能完全排除。

【文章僅限作者個人觀點】

參考資料:

1. Two Reemergent Cases of COVID-19 — Hebei Province, China, January 2, 2021

2. 河北兩地病例在此處軌跡重迭,中疾控最新溯源研究有重大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