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新聞分享

美國成立特遣部隊應對中共信息戰

編撰:喜馬拉雅文白

簡評:

   中共發起的對西方文明世界的”戰爭”早已經超出了大多數人認知的軍事戰爭,中共的黨軍解放軍早在《超限戰》這本書中提出了概念:超越一切界限和限度的戰爭。 根據他們的論述,超限戰是與傳統戰爭不同的新的戰爭手段,是以一切手段,超越傳統戰爭手段範圍的新型戰爭形式。 它包括了傳統的戰爭手段,同時也包括了貿易戰、媒體戰、法律戰、新恐怖主義及生態戰、資訊戰等,透過不流血手段達到傳統戰爭可以、甚至不可能達到的效果,其中的資訊戰只是裡面的小部分,未來的戰爭將是無處不在的,包括金融、貿易、網路駭客、媒體與法律等範圍,何時何地都將是戰場。 隨著CCP病毒真相的一步一步揭露出來,共產黨的兇殘、假、黑、騙,也超出大家的想像,它利用生化武器襲擊全世界,配合著媒體戰、資訊戰已將世界拖進深淵,世界每一天都因為CCP病毒而死人,西方是時候行動了。

原文翻譯:

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SOCOM)負責人週四向參議院軍事委員會表示,該司令部啟動了一支新的特遣部隊,專注於在太平洋地區對抗中共國的資訊行動。

根據C4ISRNET的一份報告,這個被稱為 “聯合特遣部隊印度-太平洋小組”的特遣部隊將專注於”太平洋戰區的資訊和影響行動”。 SOCOM的指揮官Richard D. Clarke將軍表示,特遣部隊將與該地區 “志同道合的夥伴”合作。 “我們實際上能夠夯實他們(中共國)不斷播撒的一些虛假資訊,”克拉克說。 目前還不清楚這支新的特遣部隊究竟會做什麼,但C4ISRNET的報告指出,進攻性網路行動可能是影響活動的一部分。

克拉克將軍還談到了在SOCOM的特種作戰部隊下開展的資訊行動,特別是一個被稱為軍事資訊支持行動專業人員的小組,他們部署在世界各地的大使館。 “通過與這些合作夥伴密切合作,確保我們的對手,我們的競爭對手不會得到這種免費的通行證,並從虛構中識別出什麼是真相,並繼續強調使用我們的情報社區是至關重要的,”他說。 拜登政府已經明確表示,對抗北京是其外交政策的首要任務。 該專案組顯示,華盛頓對抗中共國影響力的運動將在許多戰場上展開。

原文链接: 辅组材料:

審核校對:魯邦五世
上傳排版:CharlieNZ查理

美國眾議員抨擊WHO為中共病毒起源的洗白報告

作者:wuxin

在世衛組織(WHO)的報告中重複了經常被中共吹捧的解釋,即該病毒很可能是由動物傳播給人類的,而不是來自實驗室。 WHO官員表示,該報告將在未來幾天內正式發佈。 共和黨代表李·扎爾丁抨擊WHO:「自從首次爆發中共病毒以來,中共一直在掩蓋病毒的起源,而WHO一直是中共的走狗。 徹底和真正獨立的調查早就應該進行了。 ”

上周,特朗普政府時期的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前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博士宣佈,他相信這種病毒起源於中共國武漢的一個實驗室。 這一理論得到了美國和英國國家安全局高級官員以及許多病毒學家和其他科學家的支援。

中共病毒來自中共的實驗室這一事實已經無法從科學上被否認,如果WHO還想繼續當中共的走狗鼓吹什麼”病毒動物來源”的話,就只能給中共陪葬了。

原文链接

審核校對:魯邦五世
上傳排版:CharlieNZ查理

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大舉拋售價值190億美元的中共科技和美國媒體公司的股票

編者:林林虎

據Thegatewaypundit網站報導,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在上週五出售了價值190億美元的中共科技和美國媒體公司的股票。 交易員們現在想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這一異常巨大的舉動,以及下周是否會繼續。

彭博社援引投行給客戶的電子郵件報導稱,僅高盛一家就在週五的大宗交易中賣出了價值105億美元的股票。 第一批包括價值66億美元的百度、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和唯品會控股的股票,在週五開市前就被賣出。 當天晚些時候,該行承接了價值39億美元的美國傳媒集團維亞康姆CBS (ViacomCBS),探索頻道 (Discovery Channel)以及其他一些公司的股票出售。

兩家媒體集團在這次風暴中暴跌近1/3,其中ViacomCBS的股價下跌了26%,而Discovery的股價下跌了27%,據知情人士稱,ViacomCBS與Discovery的暴跌,是因為投資大佬Bill Hwang旗下的Archegos Capital 基金由於重倉中概股而爆倉,導致投行對其持倉的其他股票進行了強行平倉所致。

另一家參與大宗交易的美國投行據稱是摩根士丹利,僅一天時間就抹去了350億美元其參與投資公司的估值。 據《金融時報》報導,該投行週五賣出了兩批各價值40億美元的股票。

美國SEC在上周通過了《外國公司問責法案》,該法案要求外國發行人連續三年不能滿足美國公眾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對會計師事務所檢查要求的,其證券禁止在美交易,導致中概股被市場集體清倉 拋售,之後加上5倍槓桿重倉中概股的Archegos Capital基金被強制平倉,牽扯到了高盛,摩根士丹利,瑞士信貸,野村證券等等大的投資機構,更是火上加油,造成這些公司巨額的虧損。 今後,這些常年通過中概股賺的盆滿缽滿的大機構,恐怕會考慮一下中美的政治經濟關係,對其持倉股票的影響。

援引原文

審核校對:魯邦五世
上傳排版:CharlieNZ查理

美國務院疫情來源調查組負責人David Asher:武毒所是目前唯一可能的

作者:Stephen文文

當地時間3月27日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稱美國務院疫情來源調查組負責人David Asher告訴《每日郵報》,早在2019年11月的第二周就有3名武漢病毒研究所(武毒所)的科學家感染了類似COVID-19的呼吸道疾病,而且其中一人的妻子在當月去世。 Asher雖然不能100%確定武毒所就是病毒來源,但是這是目前唯一可能的病毒來源。 Asher曾領導了對伊朗、北朝鮮、巴基斯坦等國的生化武器、核武器調查工作。

《每日郵報》報導重點:
1. 3名出現呼吸道感染癥狀的科學家之一的妻子在11月晚些時候去世,這是最明確的人傳人證據,但中共方面直到6周后的1月中旬才承認有人傳人現象。
2. 有證據表明最早的疫情爆發區域在武毒所和武漢生物製品所之間,而非華南海鮮市場。 證據來自中共國研究人員在《自然》上發表的論文。
3. 該論文稱2020年5月的調查表明最早的疫情爆發點是在武毒所附近,這個位置距離華南海鮮市場很遠,且隔著長江。 同時這個爆發點距離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也很近。
4. 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是中共政府控制的疫苗研發機構,且一直在與武毒所合作進行冠狀病毒疫苗的研發。
5. 有文件顯示武毒所至少從2017年起就秘密地與中共軍方合作軍事項目研發。
6. 2020年12月底,國務卿蓬佩奧與英國外交大臣Raab及加拿大、澳大利亞、紐西蘭外長的通話中,Raab非常支援病毒來自武毒所的結論。
7. Asher不相信SARS-CoV-2來自蝙蝠,一個一出現就具有完美適應人體的病毒並不符合生物學規則。

援引原文

審核校對:魯邦五世
上傳排版:糖果兒

重要的事態變化正在中共國發生

翻譯:林林虎 原文作者: Michael Every of Rabobank

可悲但真實的是,很少有美國人了解中國歷史。 這包括華爾街的中共團隊、華盛頓智囊團的專家和政客。 同樣,中國人對美國較短但很有內涵的歷史瞭解也不多。 我很幸運地生活在九個不同的國家,而沒有一個國家會教育自己的國民真實、無保留的歷史。 都是經過編輯的亮點部分才會教給你,有點像我們整天在社交媒體上浪費時間,而不是學習任何歷史。

這很重要,因為如果你不從歷史中吸取教訓,那麼你就會重複歷史的血淚。 唯一的問題是,是像那些重複馬克思,重複黑格爾,重複歷史的分析師一樣,先是悲劇,然後是鬧劇,這一次我們要的是”痛苦流淚”還是”微笑的眼淚”?

目前,重要的事態變化正在中國發生。 耐克、阿迪達斯、H&M等西方運動服裝和服飾零售商最近都發表聲明,他們 「關注新疆強迫勞動的報導」,或者已經完全停止從新疆購買棉花。 中共方面的反應非常憤怒:以往的官話已經漸漸消失了,”中共不是好惹的”,”我們被迫應對”,社交媒體上充斥著民族主義的攻擊和名人公開呼籲抵制這些公司的報導,H&M在中國的門店也突然從搜索引擎的定位功能中消失了。

是的,我們之前也看到過中共針對外國產品的類似舉動。 澳大利亞的一些農產品出口被中共抵制; 韓國的肥皂劇和挪威的三文魚過去也曾被抵制。 早在2012年,由於地緣政治背景,就曾發生過大規模的反日抵制,抗議活動。 事實上,由於”戰狼外交”。 僅在過去的幾天里,西方外交、軍事領域,甚至企業精英對中共的意識形態的懷疑大規模增加。

2012年的抵制抗議活動被中共政府平息了,但這一次中共共青團卻在積極引導民族主義的風向,外交上也是鳴鑼開道。 一些讀過歷史的人心中的疑問是,這是否是非暴力化版本的義和團運動在今日的重演? (歷史上義和團運動極其暴力)而不僅僅是穿著拳擊短褲只會待在家裡打字的鍵盤愛國俠運動? 相關企業面臨著一個嚴峻的選擇:堅持他們所宣稱的社會道德價值而失去中共的市場,還是接受中共來決定他們所擔心的事情—即使是達到所謂的強迫勞動和種族滅絕的程度,然後試圖辯解自己的企業道德格言? 中共已經聲明任何抵制新疆棉的國家都將受到中共制裁,這將會使更多的相關企業被拖入漩渦之中。 在這種背景下的風險可能會加速現有的全球經濟脫鉤行動,原本預計會集中在半導體上,但現在可能集中在萊卡、運動鞋、襪子和內衣品牌上。

簡而言之,我們又一次看到了那些不想做出艱難選擇的企業不得不做出選擇的情況:自2017年以來,我們一直認為這是一種邏輯上不可避免的風險。

金融市場也應該多關注。 不是因為現在所涉及這次事件的公司對其股價的衝擊,而是因為人們可以從歷史上看到這些模式。 誠然,這些模式有些時候也說明不了任何問題,除非你是辯證唯物主義的信徒,中共官方就是這麼一個辯證唯物主義者。 然而,當人們看到想要離開的香港人被告知,他們的新的英國國民海外護照不被接受,不能提前支取他們退休儲蓄,要是離開香港,就必須留下他們的退休金的時候,當香港正在要求各國完全不承認英國國民海外護照的時候,人們會認為 「歷史辯證法 」會有何用處? 這完全不是一種預測:我只是想強調,與其像在尋找黑暗牆壁上的火炬一樣追蹤頭條新聞,不如我們將當前的事態發展,長期趨勢和歷史相似之處一起來看,以嘗試構建可能的風險情景。

美國在這方面並不擅長。 有人問,美國對中共的現實目標是什麼? 如果沒有一個清晰的願景,又該如何實現呢? 好吧,美國總統拜登剛剛召開了第一次媒體記者會,並在會上強調,他預計美國會和與中共進行 「極端競爭」。 對於西方運動服裝企業來說,這並不是他們心目中的想要的答案。

拜登重複了前總統特朗普的說法,即中共國成為世界上最富有、最強大的國家的野心 “不會在我的眼皮底下發生”,這需要美國從地緣政治、貿易到資本流動再到美元等一系列措施來實現,自然會被視為對中共的遏制政策。

美國將加大對科研的投入來對抗中共的崛起,這必然意味著教育、科技、供應鏈的脫鉤。

美國將繼續在侵犯人權問題上毫不留情地斥責中共,我們已經看到,這隻會放大和加速現有的脫鉤趨勢,並將其他西方國家置於同樣的境地。

看來雙方的拳擊手已經擺開架勢登場決鬥了。 中共剛剛對一些英國議員和歐盟官員進行了制裁。 俄羅斯,伊朗,朝鮮和中共正在抱團,伊朗剛剛發射了一枚導彈,破壞了一艘以色列船隻。 (因為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以微弱的劣勢未能贏得議會多數席位,他需要在連續第四次選舉中停止正在進行的刑事審判,在這種法律背景下,可能會使一個規避風險的領導人更加好戰。 )但至少蘇伊士運河已經被封鎖了,所以我們”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戲謔的說法)

我最後就以美聯儲結束吧。 美聯儲現在要應對的挑戰已經夠多了,因為他們面臨的是K型復甦,通脹、失業和社會公正的改善,現在再加上一場他們輸不起的冷戰。 在這樣的背景下,他們決定美國銀行最快在第二季度末就可以再次開始回購股票了。 因為沒有什麼比金融化和股市泡沫更有助於治癒一個破碎的社會和推動戰爭經濟的了。

援引原文

審核校對:魯邦五世
上傳排版:糖果兒

“小粉紅”们請準備補打第3針中共疫苗

作者:Stephen文文

3月28日下午,中共疾控中心專家王華慶在新聞發佈會上談到中共疫苗有效期時表示:目前通過抗體水平監測,大概是六個月以上。 也就是說即使中共滅活疫苗接種后能產生抗體,其抗體滴度只能維持大概六個月,六個月以後的抗體滴度就不足以起到對病毒的防護作用。

王華慶還狡辯稱抗體不是中共疫苗的唯一保護指標,還有其他因素在發揮作用,需要對保護期進行進一步研究。 事實上,對於滅活疫苗而言,通常僅起到體液免疫的作用,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抗體免疫; 不會產生細胞免疫功能。 所以,抗體滴度是衡量中共滅活疫苗的最主要指標。

中共承認其疫苗的抗體水準僅持續大約六個月,也就是在暗示其疫苗僅能產生六個月的保護期。 這也是接下來中共不得不承認的事實,隨著接種人數的增加,接種者的抗體水準及持續時間是中共沒有辦法長期隱瞞的,早晚要被揭穿。

中共自己先承認其疫苗保護期僅有六個月,更可以有借口繼續給接種者打第3針,多賺一針的錢,然後再過六個月還可以打第4針……

中共的疫苗經濟真會算帳! 打了中共疫苗的小粉紅們擼起袖子準備挨第3針吧!

早在一周前,”中共病毒四大不要臉”之一的高福在談到西安接種疫苗者被確診時就已經開始吹風了:”可能是打了兩針滅活疫苗,抗體滴度不夠,可能需要補第三針。”

援引原文
援引原文2

審核校對:魯邦五世
上傳排版:糖果兒

中共四大不要臉之一張文宏又忽悠牆內韭菜打疫苗

作者:Ray裁決

中共疫苗推廣喉舌之一張文宏:中共病毒已是「常駐病毒」 疫苗成世界重開的唯一管道。

最近中共四大不要臉之一的張文宏一直沒閑著最近又跑到澳門推廣中共疫苗,並且隔幾天就大力鼓吹,要中共國14億韭菜打疫苗,不停的給牆內人洗腦配合中共推廣全民接種中共毒疫苗。 他作為一個醫生早就已經就在褻瀆這個神聖的職業了,他不清楚這個中共病毒是中共的生化武器嗎? 現在還成為中共的喉舌,替中共推廣中共的毒疫苗,這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他心裏應該一清二楚。 牆內的老百姓一直接收這種所謂的權威專家資訊,前有鍾南山後有張文宏,不停的被他們洗腦,被忽悠去打中共毒疫苗,真正的疫苗災難很可能會在大規模接種中共毒疫苗之後發生,張文宏之類必將會釘上恥辱柱

原文链接

審核校對:玫瑰新聞組
上傳排版:玫瑰新聞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