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新闻分享

美国成立特遣部队应对中共信息战

编撰:喜马拉雅文白

简评:

   中共发起的对西方文明世界的“战争”早已经超出了大多数人认知的军事战争,中共的党军解放军早在《超限战》这本书中提出了概念:超越一切界限和限度的战争。根据他们的论述,超限战是与传统战争不同的新的战争手段,是以一切手段,超越传统战争手段范围的新型战争形式。它包括了传统的战争手段,同时也包括了贸易战、媒体战、法律战、新恐怖主义生态战、信息战等,透过不流血手段达到传统战争可以、甚至不可能达到的效果,其中的信息战只是里面的小部分,未来的战争将是无处不在的,包括金融、贸易、网络骇客、媒体与法律等范围,何时何地都将是战场。随着CCP病毒真相的一步一步揭露出来,共产党的凶残、假、黑、骗,也超出大家的想象,它利用生物武器袭击全世界,配合着媒体战、信息战已将世界拖进深渊,世界每一天都因为CCP病毒而死人,西方是时候行动了。

原文翻译:

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SOCOM)负责人周四向参议院军事委员会表示,该司令部启动了一支新的特遣部队,专注于在太平洋地区对抗中共国的信息行动。

根据C4ISRNET的一份报告,这个被称为 “联合特遣部队印度-太平洋小组”的特遣部队将专注于”太平洋战区的信息和影响行动”。SOCOM的指挥官Richard D. Clarke将军表示,特遣部队将与该地区 “志同道合的伙伴”合作。”我们实际上能够夯实他们(中共国)不断播撒的一些虚假信息,”克拉克说。目前还不清楚这支新的特遣部队究竟会做什么,但C4ISRNET的报告指出,进攻性网络行动可能是影响活动的一部分。

克拉克将军还谈到了在SOCOM的特种作战部队下开展的信息行动,特别是一个被称为军事信息支持行动专业人员的小组,他们部署在世界各地的大使馆。”通过与这些合作伙伴密切合作,确保我们的对手,我们的竞争对手不会得到这种免费的通行证,并从虚构中识别出什么是真相,并继续强调使用我们的情报社区是至关重要的,”他说。拜登政府已经明确表示,对抗北京是其外交政策的首要任务。该专案组显示,华盛顿对抗中共国影响力的运动将在许多战场上展开。

原文链接 辅组材料

审核校对:鲁邦五世
上传排版:CharlieNZ查理

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大举抛售价值190亿美元的中共科技和美国媒体公司的股票

编者:林林虎

据Thegatewaypundit网站报道,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在上周五出售了价值190亿美元的中共科技和美国媒体公司的股票。交易员们现在想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异常巨大的举动,以及下周是否会继续。

彭博社援引投行给客户的电子邮件报道称,仅高盛一家就在周五的大宗交易中卖出了价值105亿美元的股票。第一批包括价值66亿美元的百度、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和唯品会控股的股票,在周五开市前就被卖出。当天晚些时候,该行承接了价值39亿美元的美国传媒集团维亚康姆CBS (ViacomCBS),探索頻道 (Discovery Channel)以及其他一些公司的股票出售。

两家媒体集团在这次风暴中暴跌近1/3,其中ViacomCBS的股价下跌了26%,而Discovery的股价下跌了27%,据知情人士称,ViacomCBS与Discovery的暴跌,是因为投资大佬Bill Hwang旗下的Archegos Capital基金由于重仓中概股而爆仓,导致投行对其持仓的其他股票进行了强行平仓所致。

另一家参与大宗交易的美国投行据称是摩根士丹利,仅一天时间就抹去了350亿美元其参与投资公司的估值。据《金融时报》报道,该投行周五卖出了两批各价值40亿美元的股票。

美国SEC在上周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该法案要求外国发行人连续三年不能满足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对会计师事务所检查要求的,其证券禁止在美交易,导致中概股被市场集体清仓抛售,之后加上5倍杠杆重仓中概股的Archegos Capital基金被强制平仓,牵扯到了高盛,摩根士丹利,瑞士信贷,野村证券等等大的投资机构,更是火上加油,造成这些公司巨额的亏损。今后,这些常年通过中概股赚的盆满钵满的大机构,恐怕会考虑一下中美的政治经济关系,对其持仓股票的影响。

援引原文

审核校对:鲁邦五世
上传排版:CharlieNZ查理

美国众议员抨击WHO为中共病毒起源的洗白报告

作者:wuxin

在世卫组织(WHO)的报告中重复了经常被中共吹捧的解释,即该病毒很可能是由动物传播给人类的,而不是来自实验室。WHO官员表示,该报告将在未来几天内正式发布。共和党代表李·扎尔丁抨击WHO:“自从首次爆发中共病毒以来,中共一直在掩盖病毒的起源,而WHO一直是中共的走狗。彻底和真正独立的调查早就应该进行了。”

上周,特朗普政府时期的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前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博士宣布,他相信这种病毒起源于中共国武汉的一个实验室。这一理论得到了美国和英国国家安全局高级官员以及许多病毒学家和其他科学家的支持。

中共病毒来自中共的实验室这一事实已经无法从科学上被否认,如果WHO还想继续当中共的走狗鼓吹什么“病毒动物来源”的话,就只能给中共陪葬了。

原文链接:

审核校对:鲁邦五世
上传排版:CharlieNZ查理

美国务院疫情来源调查组负责人David Asher:武毒所是目前唯一可能的

作者:Stephen文文

当地时间3月27日英国《每日邮报》Daily Mail报道称美国务院疫情来源调查组负责人David Asher告诉《每日邮报》,早在2019年11月的第二周就有3名武汉病毒研究所(武毒所)的科学家感染了类似COVID-19的呼吸道疾病,而且其中一人的妻子在当月去世。Asher虽然不能100%确定武毒所就是病毒来源,但是这是目前唯一可能的病毒来源。Asher曾领导了对伊朗、北朝鲜、巴基斯坦等国的生化武器、核武器调查工作。

《每日邮报》报道重点:
1. 3名出现呼吸道感染症状的科学家之一的妻子在11月晚些时候去世,这是最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但中共方面直到6周后的1月中旬才承认有人传人现象。
2. 有证据表明最早的疫情爆发区域在武毒所和武汉生物制品所之间,而非华南海鲜市场。证据来自中共国研究人员在《自然》上发表的论文。
3. 该论文称2020年5月的调查表明最早的疫情爆发点是在武毒所附近,这个位置距离华南海鲜市场很远,且隔着长江。同时这个爆发点距离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也很近。
4. 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是中共政府控制的疫苗研发机构,且一直在与武毒所合作进行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发。
5. 有文件显示武毒所至少从2017年起就秘密地与中共军方合作军事项目研发。
6. 2020年12月底,国务卿蓬佩奥与英国外交大臣Raab及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外长的通话中,Raab非常支持病毒来自武毒所的结论。
7. Asher不相信SARS-CoV-2来自蝙蝠,一个一出现就具有完美适应人体的病毒并不符合生物学规则。

援引原文

审核校对:鲁邦五世
上传排版:糖果儿

中共在WHO报告出来之前概述了中共病毒起源的发现

作者:wuxin

北京(美联社)周五,在WHO就中共病毒来源的报告出来之前,中共外交官员简要介绍了对中共病毒起源的持续研究并指责批评者将科学研究政治化。

WHO专家们与中共国同行一起工作,双方都必须就最终报告达成共识,目前尚不清楚什么时候会出来。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冯子健说,专家们在深入讨论后得出了蝙蝠感染人类,蝙蝠通过中间哺乳动物感染人类,或者是通过运输冷冻食品最有可能,而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极小。

从WHO对早期爆发中共病毒疫情的隐瞒到最近WHO去武汉调查中共病毒来源却无法进入P4实验室获取早期病毒样本,早已表明WHO与中共沆瀣一气。中共现在还想依靠WHO来继续隐瞒中共病毒实验室来源的事实,是在把全世界人们都当傻子了吗?中共表示病毒溯源是一个科学问题,那为什么不去反驳闫丽梦博士的两篇证明中共病毒是实验室制造的生物武器的论文?中共必须为制造中共病毒给世界带来的灾难负责,以毒灭共已经在路上了。

原文链接

审核校对:玫瑰新闻组
上传排版:玫瑰新闻组

CNN采访前CDC主任:CCP病毒来源实验室

作者:Ray裁决

日前前CDC主任接受CNN左媒采访,他表示他相信CCP病毒是来自中共的武汉实验室,并有足够的情报来支撑,并认为CCP病毒于2019年秋季就开始传播。

雷德菲尔德是病毒学专家,他一生都在病毒学上度过。他不相信这是从蝙蝠身上传给人类的,在曝光传播的那一刻,这种病成为了人类已知的人类最具传染性的病毒之一,对人类的传播,病毒通常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弄清楚如何变得“越来越有效”。这表明CCP病毒是来自实验室的。

左媒开始报道关于CCP病毒的新闻,意味着接下来“以毒灭共”将要正式开始走入程序。全世界都无法逃辟的CCP病毒这件事,因为接下来各国经济都处于承受不住要崩盘状态,光靠超发货币,空转的经济是支撑不下去的。希望“大觉醒”赶快到来,灭掉CCP,恢复世界的和平。

原文链接

审核校对:玫瑰新闻组
上传排版:玫瑰新闻组

重要的事态变化正在中共国发生

翻译:林林虎 原文作者: Michael Every of Rabobank

可悲但真实的是,很少有美国人了解中共国历史。这包括华尔街的中共团队、华盛顿智囊团的专家和政客。同样,中国人对美国较短但很有内涵的历史了解也不多。我很幸运地生活在九个不同的国家,而没有一个国家会教育自己的国民真实、无保留的历史。都是经过编辑的亮点部分才会教给你,有点像我们整天在社交媒体上浪费时间,而不是学习任何历史。

这很重要,因为如果你不从历史中吸取教训,那么你就会重复历史的血泪。唯一的问题是,是像那些重复马克思,重复黑格尔,重复历史的分析师一样,先是悲剧,然后是闹剧,这一次我们要的是“痛苦流泪”还是“微笑的眼泪”?

目前,重要的事态变化正在中共国发生。耐克、阿迪达斯、H&M等西方运动服装和服饰零售商最近都发表声明,他们 “关注新疆强迫劳动的报道”,或者已经完全停止从新疆购买棉花。中共方面的反应非常愤怒:以往的官话已经渐渐消失了,”中共不是好惹的”,“我们被迫应对”,社交媒体上充斥着民族主义的攻击和名人公开呼吁抵制这些公司的报道,H&M在中国的门店也突然从搜索引擎的定位功能中消失了。

是的,我们之前也看到过中共针对外国产品的类似举动。澳大利亚的一些农产品出口被中共抵制;韩国的肥皂剧和挪威的三文鱼过去也曾被抵制。早在2012年,由于地缘政治背景,就曾发生过大规模的反日抵制,抗议活动。事实上,由于“战狼外交“。仅在过去的几天里,西方外交、军事领域,甚至企业精英对中共的意识形态的怀疑大规模增加。

2012年的抵制抗议活动被中共政府平息了,但这一次中共共青团却在积极引导民族主义的风向,外交上也是鸣锣开道。一些读过历史的人心中的疑问是,这是否是非暴力化版本的义和团运动在今日的重演?(历史上义和团运动极其暴力)而不仅仅是穿着拳击短裤只会待在家里打字的键盘爱国侠运动?相关企业面临着一个严峻的选择:坚持他们所宣称的社会道德价值而失去中共的市场,还是接受中共来决定他们所担心的事情—即使是达到所谓的强迫劳动和种族灭绝的程度,然后试图辩解自己的企业道德格言?中共已经声明任何抵制新疆棉的国家都将受到中共制裁,这将会使更多的相关企业被拖入漩涡之中。在这种背景下的风险可能会加速现有的全球经济脱钩行动,原本预计会集中在半导体上,但现在可能集中在莱卡、运动鞋、袜子和内衣品牌上。

简而言之,我们又一次看到了那些不想做出艰难选择的企业不得不做出选择的情况:自2017年以来,我们一直认为这是一种逻辑上不可避免的风险。

金融市场也应该多关注。不是因为现在所涉及这次事件的公司对其股价的冲击,而是因为人们可以从历史上看到这些模式。诚然,这些模式有些时候也说明不了任何问题,除非你是辩证唯物主义的信徒,中共官方就是这么一个辩证唯物主义者。然而,当人们看到想要离开的香港人被告知,他们的新的英国国民海外护照不被接受,不能提前支取他们退休储蓄,要是离开香港,就必须留下他们的退休金的时候,当香港正在要求各国完全不承认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的时候,人们会认为 “历史辩证法 “会有何用处?这完全不是一种预测:我只是想强调,与其像在寻找黑暗墙壁上的火炬一样追踪头条新闻,不如我们将当前的事态发展,长期趋势和历史相似之处一起来看,以尝试构建可能的风险情景。

美国在这方面并不擅长。有人问,美国对中共的现实目标是什么?如果没有一个清晰的愿景,又该如何实现呢?好吧,美国总统拜登刚刚召开了第一次媒体记者会,并在会上强调,他预计美国会和与中共进行 “极端竞争”。对于西方运动服装企业来说,这并不是他们心目中的想要的答案。

拜登重复了前总统川普的说法,即中共国成为世界上最富有、最强大的国家的野心 “不会在我的眼皮底下发生”,这需要美国从地缘政治、贸易到资本流动再到美元等一系列措施来实现,自然会被视为对中共的遏制政策。

美国将加大对科研的投入来对抗中共的崛起,这必然意味着教育、科技、供应链的脱钩。

美国将继续在侵犯人权问题上毫不留情地斥责中共,我们已经看到,这只会放大和加速现有的脱钩趋势,并将其他西方国家置于同样的境地。

看来双方的拳击手已经摆开架势登场决斗了。中共刚刚对一些英国议员和欧盟官员进行了制裁。俄罗斯,伊朗,朝鲜和中共正在抱团,伊朗刚刚发射了一枚导弹,破坏了一艘以色列船只。(因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以微弱的劣势未能赢得议会多数席位,他需要在连续第四次选举中停止正在进行的刑事审判,在这种法律背景下,可能会使一个规避风险的领导人更加好战。)但至少苏伊士运河已经被封锁了,所以我们“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戏谑的说法)

我最后就以美联储结束吧。美联储现在要应对的挑战已经够多了,因为他们面临的是K型复苏,通胀、失业和社会公正的改善,现在再加上一场他们输不起的冷战。在这样的背景下,他们决定美国银行最快在第二季度末就可以再次开始回购股票了。因为没有什么比金融化和股市泡沫更有助于治愈一个破碎的社会和推动战争经济的了。

援引原文

审核校对:鲁邦五世
上传排版:糖果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