羟氯喹资料

硫酸羟氯喹安全性及有效性实例证明

作者:DOLORES

在全球大流感愈演愈烈的当下,仍有包括美国、加拿大、新西兰在内的许多国家限制甚至禁止硫酸羟氯喹的使用,这项安全、有效、廉价的药品的推广工作始终举步维艰。但即使那些道德沦丧的医药从业人员、科学家及无良媒体不断的抹黑硫酸羟氯喹,拒绝承认其在新冠预防及治疗中的有效性,夸大其副作用,仍有大量的实例及文件资料表明硫酸羟氯喹的安全及有效。下文及列举了多项内容证明这两项观点。(下面实例均来自硫酸羟氯喹白皮书)

1、 关于硫酸羟氯喹安全性证明

1) 被FDA批准65年,在世界范围内被使用数十亿此。硫酸羟氯喹是印度使用量第一的药物,同时根据CDC,如果美国人旅行到疟疾流行的地方,他们将在离开旅行之前开始使用HCQ,在2020年之前从未有人指控HCQ不安全;

2) 在有关HCQ会引发心脏问题的最大规模研究中,HCQ未显示出增加心脏(心脏病)的风险。该研究涉及跨国,分布式数据库网络。 研究人员研究了2000年1月9日至2020年1月9日20年间所有使用HCQ的患者的所有数据;

3) FDA数据库显示过去的50年间HCQ仅引发640起死亡,死亡率0.034%;

4) CDC相关指导中显示,HCQ适用于任何年龄阶段的成人及儿童,且适用于妊娠期及哺乳期的女性。轻微副作用如胃疼、恶心、头疼等,可通过就餐服用加以减轻。还有部分人可能会出现瘙痒的症状。CDC还特意指出,对HCQ在预防疟疾时的使用时长并没有限制,只有较大剂量使用HCQ很多年后,才可能罕见的出现视网膜病的眼睛问题。

5) 美国心脏协会称,HCQ与阿奇霉素结合使用使不会增加致命性心律问题的风险。

2、 关于硫酸羟氯喹有效性证明

1) 2020年2月19日,中国:建议将氯喹纳入下一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委员会发布的COVID-19引起的肺炎的预防,诊断和治疗指南》,用于在未来治疗更大规模的COVID-10感染人群。

2) 2020年3月4日,法国:从100例患者中获得的第一批结果显示,氯喹在减轻肺炎恶化,缩短症状持续时间和病毒清除方面均优于对照组,且没有严重的副作用。

3) 2020年3月20日,纽约:1,450名患者,1,045例轻度不需要药物治疗(全部恢复),405例使用HCQ + AZM +锌治疗,其中6例住院,2例死亡。

4) 2020年3月22日,印度:国家广泛使用HCQ进行预防。

5) 2020年3月22日,中国:在Covid-19患者中,HCQ可以显着缩短完成康复的时间并促进肺炎的吸收。

6) 2020年4月11日,法国:除2名患者以外,所有接受HCQ + AZM治疗的患者均好转,鼻咽病毒载量迅速下降,患者能够迅速从IDU(传染病科)出院。

7) 2020年4月13日,纽约州:54名长期护理/疗养院患者接受了HCQ +强力霉素的治疗,仅5.6%死亡。(该人群原本死亡率可能> 50%)。

8) 2020年4月17日,巴西:在636名有症状的高风险门诊患者中,经HCQ治疗,仅1.9%需住院治疗。

9) 2020年4月24日,伊朗:羟氯喹可能是潜在的治疗选择。

10) 2020年4月30日,沙特阿拉伯:“氯喹和羟氯喹具有体外抗病毒特性,这些发现支持以下假设:这些药物具有治疗Covid-19

的功效。

11) 2020年5月15日,中国:我们发现HCQ组的死亡率为18.8%,大大低于非HCQ组的47.4%。这些数据表明,在基本治疗方法上添加HCQ可通过减轻炎症性细胞因子风暴而有效降低Covid-19危重患者的死亡。因此,应为重症患者使用HCQ,以挽救生命。

12) 2020年5月16日,法国:1,061名接受HCQ + AZM治疗的Covid-19阳性患者“未观察到心脏毒性”,且“ 92%观察到良好的临床结果和病毒学治愈率”。

13) 2020年6月6日,法国:对公开发表的临床报告进行的分析表明,氯喹可将感染Covid-19患者的死亡率降低3倍。

14) 2020年6月20日,印度:“食用四或更多维持量的HCQ与感染几率的显着下降有关,这项研究为政策制定者提供了可操作的信息,以作为保护前沿医护人员回应。

15) 2020年6月29日,葡萄牙:长期接受HCQ治疗的患者感染Covid-19的几率是一半。

16) 2020年6月29日,底特律:在这项多家医院的评估中,控制Covid-19危险因素时,单独使用HCQ并与AZM联合治疗可降低Covid-19死亡率。

17) 2020年6月30日,纽约市:在2020年3月13日至4月17日之间经实验室确诊的Covid-19患者的临床结果在纽约市大都会区的8家医院和400所诊所中进行了检查,结果显示使用羟氯喹与降低死亡率有关。

18) 2020年7月3日,纽约州:接受HCQ + AZM +锌治疗的Covid阳性患VS未治疗的患者。

住院:治疗2.8%VS未治疗15.4%;死亡:治疗0.7%VS未治疗3.5%,接受HCQ治疗的患者无心脏副作用。

恶意的抹黑和造谣最终是遮盖不住事实的真相的,面对大疫情,人们最需要的是有效的药物及治疗手段,这些真真切切的实例将是我们最好的证据,唯真不破,作为爆料革命的一员,我们需要不断传播真相,拯救更多人的生命。

文章引用:https://www.hospicepatients.org/white-paper-on-hcq-from-americasfrontlinedoctors-com-2020.2.pdf

来之不易的共识正在萌芽- 新西兰的羟氯奎非处方化推动

作者:tex〈喜馬拉雅農場新西蘭站〉

昨天新西兰时间9月19号,本地最大的报纸 – 新西兰先驱报转载了一篇澳洲关于硫酸羟氯奎双盲实验的文章标题为”Covid  19 coronavirus: Hydroxychloroquine: The drug that could be our  saviour”(Covid 19冠状病毒:羟氯奎:可能成为拯救我们的药物)。 这对于许多本的爆料革命战友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惊喜。 虽然此文章只是一个简单转载但是其包含的信息量是巨大的。 这也跟我们许多战友一路以来的推动不无关系。

从背景上来说,本地媒体一直以来对病毒真相,包括硫酸羟氯奎的报道本来就寥寥无几。 仅有的一些也都是负面新闻。 新西兰政府也曾经在四月份拨款针对羟氯奎及其他几种药物对于治疗中共病毒的有效性方面展开研究工作。 但是仅仅数礼拜就以新西兰感染人数不足为由叫停。 其步调与世卫基本一致。 至此之后羟氯奎在新西兰主流媒体上就几乎不再被提及。 甚至在政府机构、卫生部、议会网站上用关键字搜索(Hydroxychloroquine)结果多为零。

与新西兰政府和媒体的沉默相比,战友们在各界不断的发声揭示病毒的真相包括羟氯奎的有效性就显得格外的高调。 新西兰农场在成立初期就大力开展这方面的工作。 除了在爆料革命传统的推特战场上大量发表原创、转推、跟推等宣传外,也积极开辟其他新的战场例如脸书、instagram等等。 并且成立了全英文的工作小组”喜马拉雅-奇维”  (Himalaya Kiwi),针对本地洋人展开大量的工作,开始了第一批的信件外联,积极的与本地媒体和议员取得联系。 同时也针对本地人的思维习惯,量身订做了英文宣传小册子,成立专门派发小组分区派发,首批数千份小册子在极短的时间里就派发完毕。 后来为配合我们727大游行再次印发了数千份宣传册。 这些小册子开始迅速在社区内发酵。 有趣的是,并行着发现另外一个与我们并无联系的机构,在发与爆料革命揭示病毒真证据链一致的小册子。

这些动作引发了特别是保守派圈子内的第一次大讨论。 透过社交媒体的不同组群可以看到他们对病毒起源及真相的主流民意开始突破本地主媒自然起源的误导向实验室病毒迅速倾斜。 包括我们积极与之接触的本地政党-新保守党,也开始向我们询问和讨论相关的话题,并展示他们支持者收到的小册子。 这一切在第二轮的信件外联中得到证实。 他们各区的议会候选人均分别对我们各个选区的战友发给他们的关于羟氯奎有效性证据的信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支持。 我们的动作反过来对于他们厘清和坚持开放羟氯奎的政策有着相当正面的影响。

针对硫酸羟氯奎的非处方化推动,我们八月中还发起在了议会倡议书联名签署活动。 出乎意料的是议会网站倡议管理部门却一直拖延我们的申请,在反复递交所要求的材料以后音信全无,直至发稿都再没有收到任何答复。 这一极度不合理现象,却正也反应了政府视此事为洪水猛兽,此事背后必然有很大的利益。 果然在十天以后的八月末,总理高调宣布拨款数亿元预算用于购买疫苗。 我们继而转战Change.org发起民间的倡议活动。 并发动各选区战友透过电邮方式呼吁议员们支持我们的倡议并交议会。 透过收到的一些信件回复中我们进一步了解了本地各党派对此事的看法。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新西兰现任最大反对 – 党国家党的医疗健康发言人肖恩. 。 瑞提,起初对我们的诉求仅给予了政治正确的回复。 对我们回信附上各样证据反驳他的观点也并未做出进一步回应。 但当我们再次发信告知其关于闫博士的重磅论文发布并强调我们必须正视此事为了是全人类的福祉的时候,他却意外的回复了意味深长的一个字 –  Understood  (明白)。 这个意味着什么我们不完全了解,但却清楚的看到改变正在我们眼前真实的发生着。 我们作出的任何一样努力都可能引发一系列的蝴蝶效应。
与先驱报的接触最早是在针对ANZ银行的无理扣押GTV汇款发起的示威活动中。 我们接触到了他们经济版专栏编辑,并抓住机会简单跟她介绍了一些中共信息战的一些情况和套路。 后来在闫博士第一次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后发现先驱报也报道了此事件。 虽然报道很简短,却在没有表达任何观点的情况下转载了闫博士的福克斯访谈的内容,原话引述,实在难能可贵。 这就与后来最近另外一家媒体News hub大篇幅引用世界各地被蓝金黄的科学家牵强的伪论点,以西方左媒”大外宣”标准口吻来攻击闫博士的文章形成了相当大的反差。 以朴实低调的姿态隐隐透露出了他们对此的事不一样的视角。 从一个细节我们也不难看出他们背后可能承受的压力 – 这两篇报道均未有具体署名。

手握羟氯喹新西兰话语权,药厂增资1000万

评论分析:sherryok (水云间)

疫情下万“商”齐喑的低迷经济,并未影响医药企业的发展势头。新西兰道格拉斯制药厂克服了疫情造成的销售和供应链中断的影响,加倍实施扩张计划。8月底,公司加大投资1000万用于研发中心建设和临床试验。

正是这家企业,今年5月份拿到了新西兰商业创新就业部60万的创新加速项目基金,用于研究羟氯喹(HCQ hydroxychloroquine)是否能降低前线医务人员COVIC-19的感染率。

新西兰政府“药房”网站(pharmacy.govt.nz)24/8/2020日的信息更新中,羟氯喹还未能做为治疗COVID-19的推荐药物。这一处方药还只能用于关节病和狼疮患者。

那么道格拉斯药企是基于怎样的信心,逆流而上砸钱扩张呢?是掌握了COVID-19的特效药还是有能力参与疫苗的开发?从英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的爆料和美国众多家庭医生的实证可知,羟氯喹对COVID-19有预防,和发病初期良好的治疗效果。学术界和国际卫生组织之所以兜兜转转,弯弯绕绕不予肯定,背后有着巨大的中共操控及医药利益集团的阻扰。

那么,掌握了羟氯喹新西兰话语权的道格拉斯药企,会倒向中共,伙同国际医药财团泯灭良心,还是登高一呼,给新西兰人民开放便宜安全的羟氯喹,决定着道格拉斯药企的未来10年,也决定着新西兰人民将为病毒付出何种的代价。

此次融资使公司股票估值为每股1000美元,使公司的名义估值为5.1亿美元,但道格拉斯不愿讨论公司的价值或任何出售的可能性。公司执行总裁JEFF DOUGLAS表示今年公司的利润将保持5%的增长。

新西兰先锋报分析说,2020年的医药行业,在疫情感染率和死亡率的刺激下,发展迅猛,典型的例子就是FISHER&PAYKEL医疗已成为新西兰最大的上市公司。

“硫酸羟氯喹”为何被打压

作者:遙遠的詩歌

中共一直以来在谋划3F计划想要击溃西方文明,对于中共来说民主自由的思想是特色社会主义的最大威胁。中共一直延续着封建社会的商鞅五术(愚民、弱民、疲民、辱民、贫民)来强化着自身独裁的权利,然而自由和民主是每一个人的天赋人权,人文主义思想每时每刻都在潜移默化的唤醒着中国人。

中共虽然采用互联网高墙阻隔文明的思想,并且掌控媒体和使用高额的军费维稳,但也依然无法阻挡人民对社会体制的反思。中共残害了太多中国人民深深恐惧政权崩溃下的清算,所以使用中共病毒发起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生化战争。但是爆料革命的情报渠道第一时间了解到病毒的事实真相,提前预警全球要注意防范中共病毒。并在之后率先提出硫酸羟氯喹+硫酸锌+阿奇霉素药品的组合能够有效预防病毒感染,现在也被多方证实这是最经济实惠的前期预防药品。

然而医药集团的利益熏心还有中共所渗透的沉默力量还在对硫酸羟氯喹的效果进行抹黑和埋藏。中共没有想到爆料革命的情报来源如此准确,随时会破坏中共的3F计划。可以想象如果美国大量生产硫酸羟氯喹,那么在有效的防护下很快就能够进行经济恢复复苏,对于提振股市和民众信心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中共的处境就会变的更加艰难,因为美国可以全面开启灭共进程。

如今的中共外交部再次提起了“潘多拉的魔盒”,还有现在世界各地接收到的“恐怖种子包裹”,都预示着中共的疯狂依然会继续对世界和西方文明进行生化武器攻击。结合闫博士所说的“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行动!行动!行动!灭共才是治疗病毒最有效的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