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简体)

与中共联系紧密的彼得·达扎克和福奇博士有着长期的关系

作者:wuxin

彼得·达扎克与中共的研究和财务往来已​​被《国家脉动》广泛记录。他的生态健康联盟是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研究中共病毒的,并且为福奇博士举办过几场演讲。在2016年的推文中包含“生态健康联盟”主题标签,涉及到福奇博士谈到的寨卡病毒事件等等。

福奇,达扎克和生态健康联盟之间的亲密关系让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通过生态健康联盟向武汉病毒研究所提供数百万纳税人资金资助中共病毒研究的这一事实浮出水面。NIH校外研究部副主任Michael Lauer博士在一封信中概述了该小组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共同进行的研究类型,这引起了NIH官员对其参与中共病毒相关研究的关注。为此,Lauer博士宣布暂停向该小组提供NIH资助。

福奇和达扎克这两位美国人不但掩盖了中共病毒实验室来源的事实,还利用其在美国的资源为中共提供研究中共病毒的资金。他们已经是美国的敌人了,随着中共病毒来源真相的快速推进,福奇和达扎克必将与中共一起走向地狱。

原文链接:

审核校对:鲁邦五世
上传排版:CharlieNZ查理

美国务院疫情来源调查组负责人David Asher:武毒所是目前唯一可能的

作者:Stephen文文

当地时间3月27日英国《每日邮报》Daily Mail报道称美国务院疫情来源调查组负责人David Asher告诉《每日邮报》,早在2019年11月的第二周就有3名武汉病毒研究所(武毒所)的科学家感染了类似COVID-19的呼吸道疾病,而且其中一人的妻子在当月去世。Asher虽然不能100%确定武毒所就是病毒来源,但是这是目前唯一可能的病毒来源。Asher曾领导了对伊朗、北朝鲜、巴基斯坦等国的生化武器、核武器调查工作。

《每日邮报》报道重点:
1. 3名出现呼吸道感染症状的科学家之一的妻子在11月晚些时候去世,这是最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但中共方面直到6周后的1月中旬才承认有人传人现象。
2. 有证据表明最早的疫情爆发区域在武毒所和武汉生物制品所之间,而非华南海鲜市场。证据来自中共国研究人员在《自然》上发表的论文。
3. 该论文称2020年5月的调查表明最早的疫情爆发点是在武毒所附近,这个位置距离华南海鲜市场很远,且隔着长江。同时这个爆发点距离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也很近。
4. 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是中共政府控制的疫苗研发机构,且一直在与武毒所合作进行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发。
5. 有文件显示武毒所至少从2017年起就秘密地与中共军方合作军事项目研发。
6. 2020年12月底,国务卿蓬佩奥与英国外交大臣Raab及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外长的通话中,Raab非常支持病毒来自武毒所的结论。
7. Asher不相信SARS-CoV-2来自蝙蝠,一个一出现就具有完美适应人体的病毒并不符合生物学规则。

援引原文

审核校对:鲁邦五世
上传排版:糖果儿

“小粉红”们请准备补打第3针中共疫苗

作者:Stephen文文

3月28日下午,中共疾控中心专家王华庆在新闻发布会上谈到中共疫苗有效期时表示:目前通过抗体水平监测,大概是六个月以上。也就是说即使中共灭活疫苗接种后能产生抗体,其抗体滴度只能维持大概六个月,六个月以后的抗体滴度就不足以起到对病毒的防护作用。

王华庆还狡辩称抗体不是中共疫苗的唯一保护指标,还有其他因素在发挥作用,需要对保护期进行进一步研究。事实上,对于灭活疫苗而言,通常仅起到体液免疫的作用,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抗体免疫;不会产生细胞免疫功能。所以,抗体滴度是衡量中共灭活疫苗的最主要指标。

中共承认其疫苗的抗体水平仅持续大约六个月,也就是在暗示其疫苗仅能产生六个月的保护期。这也是接下来中共不得不承认的事实,随着接种人数的增加,接种者的抗体水平及持续时间是中共没有办法长期隐瞒的,早晚要被揭穿。

中共自己先承认其疫苗保护期仅有六个月,更可以有借口继续给接种者打第3针,多赚一针的钱,然后再过六个月还可以打第4针……

中共的疫苗经济真会算帐!打了中共疫苗的小粉红们撸起袖子准备挨第3针吧!

早在一周前,“中共病毒四大不要脸”之一的高福在谈到西安接种疫苗者被确诊时就已经开始吹风了:“可能是打了两针灭活疫苗,抗体滴度不够,可能需要补第三针。”

援引原文
援引原文2

审核校对:鲁邦五世
上传排版:糖果儿

中共在WHO报告出来之前概述了中共病毒起源的发现

作者:wuxin

北京(美联社)周五,在WHO就中共病毒来源的报告出来之前,中共外交官员简要介绍了对中共病毒起源的持续研究并指责批评者将科学研究政治化。

WHO专家们与中共国同行一起工作,双方都必须就最终报告达成共识,目前尚不清楚什么时候会出来。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冯子健说,专家们在深入讨论后得出了蝙蝠感染人类,蝙蝠通过中间哺乳动物感染人类,或者是通过运输冷冻食品最有可能,而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极小。

从WHO对早期爆发中共病毒疫情的隐瞒到最近WHO去武汉调查中共病毒来源却无法进入P4实验室获取早期病毒样本,早已表明WHO与中共沆瀣一气。中共现在还想依靠WHO来继续隐瞒中共病毒实验室来源的事实,是在把全世界人们都当傻子了吗?中共表示病毒溯源是一个科学问题,那为什么不去反驳闫丽梦博士的两篇证明中共病毒是实验室制造的生物武器的论文?中共必须为制造中共病毒给世界带来的灾难负责,以毒灭共已经在路上了。

原文链接

审核校对:玫瑰新闻组
上传排版:玫瑰新闻组

CNN采访前CDC主任:CCP病毒来源实验室

作者:Ray裁决

日前前CDC主任接受CNN左媒采访,他表示他相信CCP病毒是来自中共的武汉实验室,并有足够的情报来支撑,并认为CCP病毒于2019年秋季就开始传播。

雷德菲尔德是病毒学专家,他一生都在病毒学上度过。他不相信这是从蝙蝠身上传给人类的,在曝光传播的那一刻,这种病成为了人类已知的人类最具传染性的病毒之一,对人类的传播,病毒通常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弄清楚如何变得“越来越有效”。这表明CCP病毒是来自实验室的。

左媒开始报道关于CCP病毒的新闻,意味着接下来“以毒灭共”将要正式开始走入程序。全世界都无法逃辟的CCP病毒这件事,因为接下来各国经济都处于承受不住要崩盘状态,光靠超发货币,空转的经济是支撑不下去的。希望“大觉醒”赶快到来,灭掉CCP,恢复世界的和平。

原文链接

审核校对:玫瑰新闻组
上传排版:玫瑰新闻组

《爆料革命》精选新闻简讯:司法观察组织(Judicial Watch)获得的邮件显示,福齐领导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在2020年2月采纳了关于中共病毒的保密条款

出品:《爆料革命战友》 编辑:《爆料革命战友》精选新闻专栏组

司法观察组织(Judicial Watch)今天宣布,它和每日呼声新闻基金会(DCNF)从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收到了福奇博士和莱恩博士的301页电子邮件,其中显示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官员根据中共的条款定制了保密表格。此外,世界卫生组织(WHO)在2020年1月进行了一项未公布且严格保密的中共病毒(COVID-19)流行病学分析。

邮件还显示,中国的一位独立记者向NIH所负责临床研究和特殊项目的副所长Cliff Lane指出:中共提供的病毒数据前后矛盾。 新邮件中包括了2020年2月14日至15日Cliff Lane和世卫组织技术官员Mansuk Daniel Han之间关于保密表格的对话。其中说到:“这次的表格是根据中共的条款量身定做的,所以我们不能使用之前的表格。” 2020年2月13日,世卫组织要求前往中国的NIH官员,在与中共达成协议之前别分享信息。

这些披露令人费解,福齐所在的NIH为何要屈尊迎合中共的保密条款?随着调查的深入,相信越来越多的真相会浮出水面。

解释:Judicial Watch组织是一个保守的基金会,为法律、政治和政府的问责制和诚信而战。因为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

原文链结

【文章仅限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作者:林林虎

审核校对:鲁邦五世

上传排版:玫瑰新闻组

《爆料革命》精选新闻简讯:中共国高福院士团队疫苗临床试验结果正式发布,然而安全性成疑

出品:《爆料革命战友》 编辑:《爆料革命战友》精选新闻专栏组

世界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传染病》报导了中共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高福院士团队研发的重组蛋白亚单位疫苗1 期和2期临床试验结果。

试验结果表明,该疫苗安全性良好,没有与疫苗相关的严重不良事件,接种3剂次25μg疫苗的97% 入组者产生了可以阻断活病毒的中和抗体,中和抗体水平超过康复患者血清。

疫苗经济是中共再次在全世界制造灾难和洗劫财富的手段。中共的疫苗实验数据没有第三方验证完全是自己怎么说都行,而且中共病毒是实验室制造的生物武器具有高传染率强变异的特征,没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开发出安全有效的疫苗。中共病毒疫苗已经造成了很多副作用甚至死亡的案例并且可能改变人类的DNA,特别是抗体ADE效应对人体造成怎样的伤害还没有人研究过。总之千万不要打疫苗。

原文链结

【文章仅限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作者:wuxin

审核校对:鲁邦五世

上传排版:玫瑰新闻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