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內地

張文宏叫囂COVID-19將成為”常駐”病毒,威逼民眾打疫苗

作者:Stephen文文

為維持中共疫苗經濟,”中共病毒四大不要臉”之一的張文宏近期頻頻露面,各種威逼利誘民眾打疫苗。

3月24日,上海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再回答記者提問時說:”新冠病毒在將來會成為一種常駐病毒,一直會有。” 所以民眾必須打疫苗進行預防。

一方面,張文宏、高福等人近期變身”中共疫苗代言人”反映了中共疫苗信用的逐漸破產,大部分民眾並不買帳,對疫苗的有效性持懷疑態度,更擔心中共疫苗的副作用。 中共利益集團用疫苗進行斂財的計劃進展並不順利。 本國民眾的接種都不積極,如何對一帶一路國家進行疫苗外交? 所以,中共不得不在國內使用各種手段誘騙民眾接種疫苗。

另外一方面,也暴露了中共繼續放毒,繼續以病毒作武器,以疫苗作解藥,打擊西方世界,要挾全球的邪惡計劃。 張文宏敢喊出COVID-19將成為”常駐”病毒,是因為他清楚的知道中共的病毒超限生化武器計劃。 其終極目標是搞亂美國、搞垮美國,在美國還沒有真正被中共搞垮之前,徹底被中共控制之前,中共的超限病毒戰是不會停止的! 所以張文宏才有底氣喊出病毒將常駐世界!

美國和全世界的文明世界必須要認識到中共的邪惡用心和終極目標,徹底滅掉中國共產黨,才能擺脫無窮無盡的病毒困擾。 中共存在於中國一天,他就會繼續這場病毒戰爭,直到分出勝負,中共已經向全世界開戰,在戰爭沒有取得勝利之前,他絕不會收手; 中共一旦收手,就會留給西方國家喘息之機,並對病毒真相進行追責。 所以,中共必將繼續放毒,全世界應該認識到儘快解決中共,才能儘早結束病毒的大流行。

援引原文

審核校對:魯邦五世
上傳排版:糖果兒

天線寶寶去哪兒了 之 史無前例河北槁城“異地隔離”

編輯:喜馬拉雅農場聯盟新西蘭奧克蘭伊甸農場

編者: Stephen(文文)

石家莊槁城1月11日增村鎮12個村,2萬多村民開始進行大轉移異地隔離。中共未公佈具體的異地隔離地點,新聞披露出來的一個是約100公里外的平山縣溫塘鎮。

有史以來的第一次“異地隔離”,幾個村中所有人都要離開,這在曾經疫情中心的武漢都尚未發生過。很顯然,涉及2萬多人的異地隔離反而會導致傳染風險增加,並造成隔離人員的生活不便。這是不合邏輯的一種怪異的防疫措施。

中共進行史無前例的“異地隔離”出於什麼考慮,是否和天線寶寶有關?我們做個簡單的分析和猜測:

1. 疫情爆發地槁城增村鎮緊鄰正定縣,正定是哪裡?天線寶寶曾親自說“正定是他從政起步的地方”。中共領導人歷來有故地情節,對自己所主政過的地方頗具“感情”。所以正定應該是天線寶寶一直苦心經營,完全控制的地方。天天寶寶做手術,正定應是相對安全地方。

 2. 正定所在的冀中平原是“老鼠洞”密佈的地區,電影《地道戰》的原型在正定縣高平村。有這個基礎,天線寶寶為自己在正定佈置了安全的地宮也是有可能的。

 3. 如果天線寶寶的政治對手知道他躲在正定做手術,會不會在此地放毒?或者天線寶寶自己在當地放毒,防止政敵靠近,並可趁機加強管控。

4. 本次河北疫情病毒毒株測序結果也表明毒株的來源非常奇怪,與近期全球其他地區流行的毒株親緣關係很遠,自然進化而來的可能性不高,更可能是有人故意“放毒”,參見Gnews文章(https://gnews.org/zh-hant/740161/)。

路德社在談到河北疫情的時候,也曾提到可能與天線寶寶的手術有關。

 以上分析和猜測僅代表個人觀點。但史無前例的“異地隔離”確實有違正常邏輯,是否真的與天線寶寶藏身地有關也有待考證。

參考新聞

《爆料革命》精選新聞簡訊:國藥控股董事長辭任

出品:《爆料革命戰友》 編輯:《爆料革命戰友》精選新聞專欄組

據每經AI快訊,國藥控股(01099,HK)董事會於2021年1月12日收到公司董事長李智明先生因個人原因的辭呈。 辭任即日起生效。

李智明先生向董事會提出辭去以下職務:

·      公司董事長、

·      執行董事、

·      董事會提名委員會主席、

·      董事會戰略與投資委員會主席

·      董事會法律合規委員會委員職務

作者觀點:

資料顯示,國葯集團100%持有國藥控股,國藥控股持有國葯股份54.72%股份。 於2009年在香港上市。

國葯集團是重要大型央企集團。

國藥控股是中國國企國葯集團所屬的核心企業。 也是中國最大的藥品、醫療保健產品及醫療器械批發商和零售商。

眾所周知2020年12月31日,國藥控股研製了兩款中共病毒(COVID-19)疫苗已獲官方批准附條件上市(中共國首款獲准上市的中共疫苗)不到兩周,卻在一日之內,兩位國藥控股高管辭任,令人唏噓。

·      現年58歲的李智明,2009年進入國藥控股集團,2017年3月升任董事長,去年9月18日才連任董事長。

·      現年52歲的公司董事、總經理李輝也因「個人原因」辭職,不再擔任公司第七屆董事會董事、戰略委員會委員、審計委員會委員及總經理職務。  

本人能猜到兩個原因:

一. 可能中共疫苗捅婁子了。

因為國藥控股研發的中共滅活疫苗有多達73種副作用,甚至有接種者出現高血壓、視力衰退、味覺喪失、月經延遲及尿失禁等癥狀。

二. 中南坑十幾個家族為了發國難財而搶蛋糕

根據公告,國藥控股董事會已於今天依據公司章程規定,選舉於清明代行董事長職權。 依國藥控股官網,於清明是國藥控股黨委書記、執行董事

黨委書記接任一把手,你懂的,黨內展開了激烈爭奪。 無論哪一方獲勝,不變的是,他們的錢都是在百姓的壘壘白骨之上壓榨來的。

希望大家看清中共這個邪惡政權的真面目,在全球滅共的大趨勢下,希望大家都來添加滅共的稻草。

【文章僅限作者個人觀點】

援引原文:

本文作者:Rebecca (一切心皆不可得! )
審核校對:玫瑰天空
上傳排版:CharlieNZ查理

河北毒株測序結果:病毒或已潛在傳播了相當長時間?

編輯:喜馬拉雅農場聯盟新西蘭奧克蘭伊甸農場

編者:Stephen(文文)

中共國疾控中心1月6日發佈了河北兩株病毒的測序結果(一例石家莊,一例邢臺)。這兩例毒株的同源性很高(7個相同的SNP位點,及14個相同的核苷酸變異),且兩人均到過河北省兒童醫院,所以石家莊、邢臺兩地疫情來源應一致。

詭異的是河北這兩例毒株的基因組特徵很獨特,不同於世界各地近期流行的毒株。從基因組比較的結果來看,親緣關係最近的是俄羅斯在7月測序的毒株。雖然這是親緣關係最近的,但也僅有10個相同的變異位點,應該說還不是很親。

在這10個相同的變異位點中,有3個是獨特的,也就說只有河北、俄羅斯毒株特有的,其他地方毒株沒有。而從這一點來看,河北、俄羅斯毒株同源的可能性很大。

總結以上兩點,我們能得到的大概率結論是:河北毒株從俄羅斯進化而來,但是進化的時間已經很長,所以累積了很多突變位點。 但無論如何,河北病毒的獨特基因組特徵暗示其來源並不簡單,以下是對其來源的三種可能性的猜測:

1. 河北病毒數月前已由俄羅斯傳入,經多長時間的本地傳播,從而積累了很多自己獨特的突變類型。這意味著河北當地的傳播規模是相當大的,數月傳播絕對會造成大量人群的感染。

2. 河北病毒近期由俄羅斯傳入,這一可能性不高。如果病毒由7月俄羅斯毒株進化而來,那麼7月以來在俄羅斯的毒株應與河北毒株有更近的親緣關係,但這並未在資料庫中發現。

3. 河北毒株為人為投放,前期經過對俄羅斯或其他地區毒株的收集,然後進行實驗室傳代獲得,所以與世界其他地區毒株親緣關係較遠,這也能解釋其基因組特徵上的特異性。

結合習總加速師於近期做血管瘤手術,各方勢力蠢蠢欲動,為給總加速師製造一個嚴格管控的休養環境,人為造出一場病毒疫情也是中共幹得出來的。所以可能性3雖然邪惡,但也不能完全排除。

【文章僅限作者個人觀點】

參考資料:

1. Two Reemergent Cases of COVID-19 — Hebei Province, China, January 2, 2021

2. 河北兩地病例在此處軌跡重迭,中疾控最新溯源研究有重大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