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馬拉雅紐西蘭站

CCP病毒導致中歐班列運費上漲加劇經濟崩潰

編輯:喜馬拉雅農場聯盟新西蘭奧克蘭伊甸農場

編者:喜馬拉雅文白

中歐班列是指按照固定車次、線路、班期和全程運行時刻開行,往來于中共國與歐洲以及“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集裝箱國際鐵路聯運班列。CCP病毒的影響下中歐班列運費迅速上漲影響逐級向下游傳導,最終的消費者將承擔更高的成本價格。

以中歐班列成都運營模式為例:班列公司委託其兄弟公司成都國際陸港運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陸港公司”)聯繫貨源,委託中鐵國際多式聯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鐵多聯”)承運中歐班列(成都),並由中鐵多聯統一向境外承運人歐亞鐵路物流股份公司[ 歐亞鐵路物流股份公司(簡稱UTLC ERA)以哈薩克斯坦、俄羅斯及白俄羅斯三國的鐵路設施為基礎,提供中歐班列寬軌段運輸服務,三國鐵路部門各占33%的股權。](以下簡稱“歐亞鐵路”)支付境外段運費,班列公司通過境內劃轉向中鐵多聯支付的美元運費可代表中歐班列(成都)鐵路運費的總體情況(下圖)。

CCP病毒對海運空運影響巨大,導致班列熱度上升開行量劇增。一是全球CCP病毒持續擴散,各國管控措施導致集裝箱周轉不暢以及供應鏈恢復緩慢造成回程貨源不足等因素加劇了擁堵,造成集裝箱緊缺。二是據統計資料顯示,2020年下半年,開往歐洲等地區的貨輪運費上漲3-5倍,海運價格達近20年來峰值,所需時長達45-60天。多家航空公司宣佈無限期停運,尚在運行的空運運能優先滿足醫療及防疫物資進出口,導致空運運力進一步短缺、運價暴漲。班列運輸具有較海運時長短、較空運運價低等優勢,CCP病毒期間加劇進出口企業選擇班列運輸。 一般情況,鐵路的運輸價格是空運的六分之一,是海運的兩倍多,運輸時間上相對海運有一定優勢但不特別明顯,鐵路是作為空運和海運之間的一個補充,在空運太貴,海運時間上又太慢的情況下的一個備選方案。

CCP病毒對經濟的打擊是全方位的,僅從貨物貿易來看:一是中歐班列貨物積壓,短期內大規模增加班列運力難度較大,應季商品大規模積壓,損失巨大。二是貨代公司業務量劇增,資金周轉壓力及匯兌風險上升。貨代公司預定班列艙位時需要提前墊付全額運費,而貨代公司一般按季度結算收取貨主運費,近期業務量及運價同時上漲增加了貨代公司資金周轉壓力,人民幣升值幅度較大導致企業匯兌風險上升。三是外貿企業運輸成本增加,利潤空間有所壓縮,加劇商品價格上升。近期班列運費上漲過快,無論以何種方式成交,企業利潤空間均有所壓縮。企業的核心是謀求利益,運費上漲使得企業將這些成本計入貨物的價格,轉移到消費者身上。

一年多來,全球過億的人感染了CCP病毒,死亡人數超過210萬,中共有計劃地阻止對CCP病毒的來源進行透明和徹底的調查,使用大量資源用於欺騙和造謠。如果無法掌握CCP病毒最初是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或如何傳播給人類的,不去追究中共的責任,全世界將付出更大的生命和經濟的代價。

【文章僅限作者個人觀點】

審核校對:玫瑰天空

上傳排版:糊糊文嬰

為給中共洗地,院士也精神分裂,胡言亂語,張伯禮:“發現病例是好事”!

作者:Stephen(文文)

1月26日,中共媒體報導:中國工程院院士張伯禮接受人民日報專訪是表示「發現病例是好事」。。 受中共恩澤的院士們已經完全不顧臉面,跳出來為中共疫情洗地。

進入2021年以來,中共國疫情已經快速到達難以掩蓋、多點開花的形勢。 疫情重新成為熱議話題。 先是河北累計超1000人確診,超千萬人口的石家莊封城; 然後是吉林出現1傳102人的「超級傳播者」,小城吉林通化迅速封城; 北京大興出現傳染力增強的英國變異毒株; 上海多地出現散發病例……

在此情況下,中共不得不祭出所謂”院士””專家”出面輿論維穩。 在面臨真實的疫情失控的情況之下,院士只能以撒謊的方式對民眾進行忽悠了。

張伯禮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了以下三點:
1. 多輪核酸檢測是必要的。 當然是必要的,因為中共自身的試劑盒品質低下,僅有30%左右的檢出率。 故必須進行多輪檢測以提升其檢出率,同時拉長檢測時間,待病情有進展,感染者病毒載量提高時,以便檢出。 中共病毒爆發一年有餘,中共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未批准任何一個進口核酸檢測試劑盒在中共國內使用,是進口產品品質差嗎? 無非是出於經濟利益,同時也怕進口高品質試劑盒把中共國試劑盒的畫皮剝開。
2. 發現病例是好事。 這點怎麼批? 筆者無法理解其中的邏輯,大概是為了安慰中共國內韭菜,不用擔心目前的確診病例增加的意思。 發現病例是黨的功勞,都是為韭菜好! 不發現病例,你們韭菜都要被感染!
3. 把無癥狀感染者當作確診病例一樣來治療。 這總算一句人話,中共為了減少疫情初期的病例數,搞出中共特色的”無癥狀”不算確診病例。 按照國際通行規則,甚至WHO的標準也都規定,只要核酸陽性就是感染病例,都要接受相應治療。 而只有在中共國,無癥狀感染者沒有一個正式的「名份」,必須等待「無癥狀」轉為“有症狀”才給一個確診的名份!

中共對待疫情的處理就是一面照妖鏡,各類妖怪上臺表演,又一本活脫脫的晚清《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翻版在中共國的上演,中共在中國的倒台不遠了。

援引原文

【文章僅限作者個人觀點】

審核校對:玫瑰天空
上傳排版:糖果兒

白宮:中美之間目前是嚴肅競爭狀態中

編輯:喜馬拉雅農場聯盟新西蘭奧克蘭伊甸農場

編者:林林虎

白宮新聞秘書表示,美國正與中國進行 “嚴肅的競爭”,美國總統拜登的政府將與美國盟友協商確定對北京的態度。 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世界經濟論壇的一次線上會議上對 “新冷戰 “發出警告後,普薩基(Jen Psaki)週一向記者發表了講話。會議上習近平暗指美國前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領導下的中美緊張關係加劇。

普薩基(Jen Psaki)表示,美國政府對中國的強硬立場沒有改變。她說:”與中國的戰略競爭是21世紀的一個決定性特徵。””北京現在正以重要的方式挑戰我們的安全、繁榮和價值觀,這需要美國採取新的方法對付來應對北京。”

並且補充到,中國的行為一直在傷害美國工人,並威脅到美國在國際組織中的影響力。 她說,拜登政府希望使用 “戰略耐心”,通過進行內部評估,與國會的共和黨和民主黨人接觸,並與美國盟友進行討論。

拜登提名的國務卿人選布林肯(Antony Blinken)表示,毫無疑問,中國對美國構成了最重大的挑戰。

布林肯在上周的確認聽證會上強調,美國將在安全和人權問題上堅定地反對中國。

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丁也稱中國是美國 “最令人擔憂的競爭對手”。

參考來源

【文章僅限作者個人觀點】

審核校對:玫瑰天空

上傳排版:糊糊文嬰

冠狀病毒是中共的生化武器!

編輯:喜馬拉雅農場聯盟紐西蘭奧克蘭伊甸農場 編者:Jennyh(荊棘鳥之歌)

今天是武漢封城周年祭!23/01/2020之後,武漢人民不知道經歷了多少磨難!

從此武漢冠狀病毒流行全國,蔓延全球從未消失,今年又出現中國和全世界第二次大爆發,兩次疫情給中國和世界人民造成巨大災難! 死亡數位十分驚人! 因中國死亡人數不可信不計算在內,全球死亡200餘萬人,感染1億人,美國受害最慘重! 死亡人數近41萬人,感染2000 萬人,經濟下滑,大批工人失業,幹部不能上班,學生不能正常上課!

病毒流行如此嚴重,世界各國人民生命財產遭到巨大摧殘和威脅! 愛好和平、尊重人權、保護生命的國家和科學家從未停止追查病毒來源在何處? 以挽救人的生命拯救世界!

香港病毒研究所實驗室研究員閆麗夢博士親身經歷捨身忘死,英勇智慧地逃往美國送去有根有據的科學論文和專題報告指出:

1,冠狀病毒非自然演化傳入人體,而是人工合成,人傳人!
2,冠狀病毒是來自中共解放軍武漢P4實驗室! 中共得知此消息,如五雷轟頂,瘋狂地攻擊和刪除閆博士發佈的病毒資訊,利用中共控制的國內外媒體發佈所謂的科學家論文證明病毒是來自自然(舟山蝙蝠),企圖掩蓋其病毒生化武器,殺遍全球的罪行真相,無理亂甩鍋陷害如美國、歐洲等其他國家!

一年來,美國及新中國聯邦和路德社不斷地向全世界揭露病毒真相,閆博士在一年前就警告世人:”我們沒有時間了,病毒真相是結束疫情的唯一關鍵!”

大量的資料表明,中共解放軍有研究生化武器的動機和能力,並已成功地在全球實施:

1.中共鄧首在去世前告誡全軍:決定研製生產生化武器比原子彈經濟、方便效果好,找不到證據,有隱藏性; 遲軍頭具體實施了CCP的13579計劃!
2.研究生化武器成功——-有能力研究生化武器 2015年石正麗在《自然雜誌》刊登論文:她發現蝙蝠病毒極毒,蛋白基因有個開關可以調節找到進入人體細胞的切人點,從而躲開免疫系統使病毒傳人人體! 解放軍病毒專家陳虎作了解讀:”把任何一種病毒加以人工改造傳入人體,研究生化武器成功了!”
3.武漢P4實驗室外表是民用,實際上地下室是解放軍的病毒研究室,出版刊物軍隊地方合作名義出版。
4.武漢病毒大流行有很多知情的中國人認為,冠狀病毒來自P4實驗室時,中共派軍隊大將陳威管理領導武漢實驗室!
5.研究動物病毒傳入人體的目的就有殺人動機: 人類研究病毒的目的是為了如何預防疾病——-研製藥物或疫苗,而中共研製病毒的目的是如何能有效地傳入人體,因為人體是有自身免疫系統的,天然的或動物體內的病毒不易被人體感染,也不會人傳人,而研究了COVID-19結構的科學家閆博士指出:是將SARS病毒和蝙蝠病毒雜交后, 製造出能有效感染人體呼吸道的新型冠狀病毒:新冠病毒S蛋白與不同物種的ACE2受體親和力排名中,與人體ACE2受體的親和力最高,超過其他所有物種,這說明,病毒的傳染沒有中間宿主,這個病毒是專門為攻擊人體而設計!

國際公約規定:不準任何國家生產化學武器,絕對禁止使用化學武器! 中共國已簽字保證! 中共從來都是無法無天,國內人治,妄想國外也人治! 泯滅人性! 犯法殺人,必須嚴懲!
中共的本質是陰險的恐怖組織,沒有人性靠殺人起家,用血海戰術篡權,綁架國家政權,實行血腥暴力統治鞏固血色寶座,又要利用14億中國人民甚至全世界人民的骨灰鋪平踏遍全球命運共同體之路,認共產主義的血旗永飄!

以習主席我首的中共在119被美國定性為「種族滅絕反人類罪」,是四年來爆料革命的偉大勝利! 他們是名副其實殺人如麻的邪黨,不滅共,就無法找到病毒COVID-19的源頭,因為這一年多來病毒感染性更強,出現了變異,也許還會出現COVID-20,-30,靠疫苗根本不能解決問題而且來不急,目前病毒還在肆虐,不追責溯源,世界永無寧日; 只有讓中共提供病毒數據,才能真正遏止它的蔓延,人民的生命才能解救!

一尊習手裡有決策權,被法律上定為反人類罪如果不爭取棄惡揚善,宣佈消失中共,才能立功贖罪; 如一意孤行必將向希特勒一樣死路一條!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審核校對:玫瑰天空
上傳排版:糖果兒

《路德社》精選主題專欄:美國市長朱利安尼和美國愛國者們無懼邪惡與恐嚇

  • by

出品:《路德社》 編輯:《路德社》精選新聞專欄組

這次美國大選舞弊背後有三大黑手:一、民主黨;二、壟斷科技公司;三、壟斷媒體。這不是個案的舞弊行為而是在幾個主要的搖擺州同時出現的系統性舞弊行為。美國偉大的愛國者們主動站出來揭發舞弊,甘願冒著被暴徒騷擾、失去工作、甚至自己和家人孩子的生命遭受威脅的巨大風險,勇敢的站了出來。

鐵一樣的事實

在11月3日大選之夜11點到12點之間,川普總統的在所有州的選票都是領先的。但是他們奪走了川普總統的選票。使用的手段有三個:一、面對川普總統壓倒性勝利的情況下故意拖延不宣佈川普總統勝選。二、突然宣佈停止計票後,利用投票類型中最容易做手腳的郵寄選票,人為做出大量造假選票,致使川普總統本來壓倒性的領先變成了州州落後的形勢。三、在被民主黨100%完全控制的城市裡,他們利用他們在當地腐敗的地方檢察官和警長,發動執法人員驅趕、騷擾、威脅、拘禁共和黨人監票員,不允許他們看到選票造假的過程。深更半夜把成千上萬的假選票偷運進檢票中心。

在賓夕法尼亞州、密西根州、威斯康辛州、內華達州、亞利桑那州、佐治亞州中,民主黨100%控制的城市裡都發生了類似的事情,每個地方都有超出了4倍到5倍的非法選票。在新墨西哥州和維吉尼亞州,民主黨也安排了讓拜登勝選的計畫。

臨時選票作假

在匹茲堡市有17000個未事先登記的臨時投票者,當去投票站投票的時候被告知他們忘了自己已經投過票了,但實際上是:他們的選票被別人冒名投了。在費城有20000張選票也是這種情況。在其他兩個城市分別是10000張和12000張。底特律的一個證人作證指出:在一張登了記的選票被重複投兩到三次的時候,他們就會佔用未登記選票人的身份,這些非法選票甚至會佔用別的州的選民的名額。而且這個數字還在上升中。

過量選票作假

在底特律市,三分之二的選區中的選票,79%的選票不是經過電腦的,過量選票在125%至350%之間。意思是說,選區內選票的數量是當地註冊選民的1.25倍到3.5倍之間。成千上萬的根本不住在選區內或者根本不存在的人投了拜登,這些都是假選票。

多米尼計票系統作假

朱利安尼再一次提到了多米尼(Dominion)計票系統,參與了27個州的計票造假行為。這個加拿大公司的計票機並不計算選票,而是把所有的選票資料都給了斯瑪特馬提克(Smartmatic)公司,他們的軟體把數據傳到了德國。這個斯瑪特馬提克(Smartmatic)公司是兩個委內瑞拉的共產主義者成立的,這兩個人跟大獨裁者查韋斯有密切的聯繫,他們的公司就是為了讓像查韋斯和馬杜羅這樣的大獨裁者勝選,無論老百姓希望選誰。他們在委內瑞拉成功了,在阿根提也成功了,現在他們來到了美國。

這個斯瑪特馬提克(Smartmatic)公司曾經被踢出了美國,現在換了個馬甲變成多米尼(Dominion)公司的軟體承包商又回來了。斯瑪特馬提克(Smartmatic)董事長的一個非常親密的朋友也是重要的商業夥伴,叫馬利克·布朗老爺(Lord Malik Brown)他是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龐大組織的二號人物。索羅斯是民主黨最大的金主,是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運動的最大金主,也是安提法(Antifa)團夥的最大金主。

無懼黑暗

朱利安尼表示,一股黑暗的邪惡力量正試圖把美國迅速的拖入社會主義的泥沼,他的所有精力都集中在了各州可能改變大選結果的這件事情上。他無懼餘生可能將被所有媒體封殺,更無懼可能被像紮克伯格之流的壟斷媒體、壟斷科技公司帝國的皇帝構陷送進監獄。他說,“他們試圖從我們手中奪走上帝賦予我們的權力。我們會戰鬥到底!我們知道終極信仰,我們知道上天在指引著我們,我們絕不會把天賦人權拱手讓人。戰鬥才剛剛開始,我們一定會取得勝利!”

美國市長裘蒂朱利安尼的常識網站88期(2020年11月21日發佈)

援引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