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侯七哥

中共病毒“四大不要脸”:钟南山、高福、张文宏、吴尊友齐发声:“你要打疫苗!”

作者:Stephen文文

一直作为中共疫情唱赞歌,忽悠中国人民的“四大不要脸”:钟南山、高福、张文宏、吴尊友日前集体发声让中国人民打疫苗!可见中共的疫苗经济已渐式微,前景不妙。

3月1日晚,在清华大学举办的一场论坛上,这“四大不要脸”在其发言中都着重建议人民群众接种疫苗的问题:
1. 张文宏的论调:必须!尽快!让更多人群进行疫苗接种!
2. 高福的论调:关键人群!必须!要尽快!得到疫苗接种!
3. 钟南山的论调:可能我们每年都需要再去打疫苗!
4. 吴尊友则稍微要点脸的表示:疫苗的覆盖率决定了疫情的走向。

中共在吹嘘疫情好转的当下祭出这“四大不要脸”出来发声推销疫苗,说明背后的利益集团有点坐不住了,本打算狠赚一笔的疫苗经济前景不妙。中国墙内的民众接种意愿不高,对疫苗并不买帐。2月18日,《中国疫苗和免疫》期刊上发表的一项调查表明Covid-19疫苗紧急使用接种意愿仅为42.46%。而且高学历群体、医疗卫生专业人士对疫苗上市后的接种意愿明显要低于其他群体。即使是免费接种,民众的意愿也不高。

随着中共各利益集团的疫苗推出,“狼多肉少”的情况也越发严重,目前中共已有国药集团(2款)、科兴中维、康希诺生产的一共四款疫苗获批。中共收割疫苗经济的镰刀已经准备好了,但是发现韭菜没长出几根,所以迫不及待的放出“四大不要脸”推销疫苗。

援引原文
援引原文2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审核校对:鲁邦五世
上传排版:糖果儿

中共“数据”复苏疑云浮现?

新闻来源: zerohedge  编撰:喜马拉雅文白

简评:

哪怕稍微了解中共独裁体制的人都很明白,中共的数据就是人造的数据,中共的独裁者们想要什么样的经济,统计局、宣传部就会提供什么样的经济数据,还针对不同的对象公布不同的经济数据。真正能体现中共经济情况的是老百姓的真实生活现状,人民币低于6.5汇率是大部分企业无法承担的,出口企业遭受财务损失、产品竞争力下降,失业人数攀升,但中共国的物价却升高。中共实际经济是建立在对十四亿人的洗脑和奴役下得来的,六亿老百姓月均不足1000的和中共权贵动不动就成百上千亿的财富形成鲜明的对比。所谓中共经济复苏压根不存在,中共国巨额财富掌握在极少数的家族手中,而中共独裁残暴的本质决定了在中共国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真正有财富的人都会将钱放到西方法治的国家,不断被掏空的中共国何来的经济复苏?

原文翻译:

官方2月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中的细节显示出不同的情况。中共经济的数据,尤其是服务业和出口的数据,似乎与大多数分析师预期的不一致。2月份的数据出人意料地疲软,尤其是大多数经济学家已经预计到假期将导致经济放缓。一致的信息是,我们不应该对此感到担心,因为PMI反映了预期的季节性疲软和春节前病毒病例增加的影响。不过,这两个因素已经蕴含在共识预期中。

2月官方制造业PMI从1月的51.3降至50.6。数字高于50意味着扩张,低于50则意味着收缩。看到作为2020年经济复苏关键驱动力的制造业,即使在官方数据中也接近收缩,令人担忧。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降幅,明显差于共识平均预测的51.0,处于经济学家预测的低位。包括建筑业和服务业在内的非制造业PMI降至51.4,低于共识预测的52.0,也是2020年3月经济从封锁中重新开启后的最低值。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次下滑?建筑业的下降和出口新订单的数据非常糟糕。疲软的制造业和建筑业数据显示,今年春节假期的”虚拟”庆祝活动比估计的负面效应更大。

当一个以出口为主导的经济体在全球经济复苏的过程中出现大规模的订单下滑时,就出了问题。新出口订单指数自2020年9月以来首次跌入收缩区域。影响出口订单走弱的因素有两个:人民币相对强势,减少了低附加值产品的订单;投入和产出价格PMI的上升,显示通胀压力依然较大。

有一个数据点更要引起警惕,制造业和非制造业就业部分均处于收缩状态,表明就业岗位流失。失业复苏是全世界的重要风险。我们看到许多经济体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出现了显着反弹,但创造就业岗位和实际工资增长的数据不仅令人失望,而且令人担忧。为甚么呢?因为如果就业和可支配收入不能更快地恢复,就很难看到许多经济学家所依赖的消费大繁荣,以证明2021年经济增长稳中有升。中共国的疲软远不止是农历新年庆典的低迷。很明显,2020年的复苏比大多数评论家所认为的更加脆弱。

援引原文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审核校对:鲁邦五世
上传排版:糖果儿

《路德社》精选新闻简讯:闫丽梦博士将出新报告揭露中共超限生物武器——中共病毒的真相

出品:《路德社》编辑:《路德社》精选新闻专栏组

2020年2月26日,蓬佩奥先生对中共超限生物武器——中共病毒发表评论。

闫丽梦博士在推特上转推分享了“蓬佩奥对中共超限生物武器评论”的视频片段(秘密翻译组制作)总结回复内容如下:

蓬佩奥视频中提到:

1.中共正在进行非法的生物武器项目是事实。

2.中共用尽浑身解数阻止全世界人类知道中共病毒的真相。

3.世界需要就中共的所作所为进行追责

4.美国有很多方法可以使中共为其所作所为负责任。

5.“真正的病毒学家” 并没有得到中共病毒起源的真实信息,也不能防止中共今后的超限生物武器再次发生。

闫博士转推时,再次强调了4、5两点,并就第5点回复说:确实如此!我将会在新报告中透露更多相关事实真相!

作者观点:

中共倒行逆施,对中共国内高压施政,践踏人权;向世界各国进行非法超限生物武器攻击,引起全世界的公愤。

越来越多的国家醒来!遏制中共!对中共的所作所为进行追责!

感谢与感恩闫博士勇敢揭露中共病毒的真相!揭露中共超限生物武器的真相!

只有灭共,世界才能安宁!百姓才能安康!

来源链接

【文章仅限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作者:Rebecca (一切心皆不可得!)

审核校对:玫瑰新闻组

上传排版:玫瑰新闻组

蓬佩奥在CPAC直指中共威胁,重申美国优先

作者:Neil

前国务卿蓬佩奥周六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举行的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上,再次点出了中共对于美国的威胁,并且重申“美国优先”的重要性。

他说,“在担任美国第70任国务卿时必须中规中矩,而现在没有了这些束缚,可以畅所欲言。”

川普政府时期,蓬佩奥对于中共想偷窃美国人工作的行为,强硬表态不会让其发生。同时谈论了过去40年里不管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当中部分人允许中共制造摧毁美国的行为,必须被阻止。

“我们要求贸易公平互惠,并表示永远不要忘记是中共国更依赖美国,而不是美国需要中共国。“蓬佩奥说。

“美国优先利于美国利于我们每一个人,保障了自由,全世界都会因美国而不再畏惧,在美国的强大中受益。并列举《巴黎气候协定》是腐败堕落的精英外交者们打着美德的一场骗局,所以我们选择离开。

从过去到现在,蓬佩奥认为当下拜登政府所谓的让美国回来,就是一个笑话,回到哪里?是给伊朗大量金钱让其威胁美国,还是让那些用枪指着我们士兵让其跪下的伊朗人道歉?

还是回到给欧洲提供工作岗位切断美国石油命脉,置美国于险地。

作者点评

美国的这次共和党保守派大会,正义的声音响彻寰宇,前任总统川普的支持者占据整个主导权,共和党内部的反川普力量并不受欢迎,比如国会女议员利兹·切尼和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捍卫美国优先和谈论中共威胁是这场大会产生出来的最大共鸣,前国务卿蓬佩奥从过去中共对美国事实上造成的伤害,表述了美国该有的态度和立场,对中共说不!在看待拜登政府对于美国优先的实际行动上,认为是在伤害美国,让美国人处于更大的危险中。

大会希望共和党中温和的一方能认同MAGA运动,和美国的民意一起重建美国,而民主党作为失去民意基础的一方,在这次侥幸执政能否通过灭共生存下去,两党选择的空间越来越少,美国老百姓勇敢而不会放弃,最终的结果一定是共产党完蛋,以美灭共、以共灭共、以毒灭共、以钱灭共,每分每秒都在给中共打击,现在发生的一切,最大的受益群体就是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审核校对:鲁邦五世
上传排版:糖果儿

即将到来的恶性通货膨胀,你准备好了吗?

编撰:喜马拉雅文白

从历史上看,当政府通过中央银行的融资,以弥补预算的不足。即中央银行的债务货币化或赤字融资。资产购买计划可以被视为现代版的赤字融资。中央银行从资本市场购买(主要是)主权债券,导致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人为地降低。由于这些计划基本上是由中央银行提供信贷,因此它们确实增加了不少流通中的货币。流通中货币的快速增长与生产能力的下降相结合,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是肆虐的通货膨胀的前提条件。CCP病毒爆发急速加剧了这些前提条件。

货币化和恶性通货膨胀的过程

货币化的过程通常如下:中央银行购买财政部(或国库)发行的债务债券。然后,政府用这些钱来增加消费。央行购买的债务要么无限期地留在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上,要么央行将其作废,从而造成损失。为了弥补亏损,央行发行新的实物货币纸币(或现在的数字货币)来增加收入。这就导致了货币基础的增加,也就是流通中的货币增加。当政府利用央行的”债务”来维持或增加其消费和投资时,这些新创造的货币就会通过消费进入经济领域。政府实际上成了用”凭空创造的货币”为不同行业的就业和利润提供担保。如果由于战争的破坏或其他原因造成的大规模企业破产等原因, 生产能力同时变得有限,那么消费的增长速度就会快于生产。实际上,有更多的钱追逐更少的产品,价格开始非常迅速地上涨。此外,政治家和官僚们往往不善于对企业进行有效管理,他们允许公众压力影响他们的决策。这导致投资浪费,生产力下降,企业无利可图。

当相对于商品和服务的生产而言,流通中的货币更多时,价格开始快速上涨,通货膨胀加速。长此以往,消费者、企业和工人开始预期越来越高的通货膨胀率,再加上央行快速增加的货币供应量,开始削弱公众对货币的信心。 随着通胀预期的上升,更快的通胀随之而来。

我们现在的情况如何?

令人担忧的是,极端通货膨胀事件的许多条件已经开始出现。首先,中央银行家们已经运行了十多年的 “准货币化”,或者说资产购买(QE)计划,并在过去的CCP病毒肆虐的一年年中出现了惊人的增长(见图1)。其次,供应链的断裂也开始出现,将在某个时间点开始压缩产能。这就是通胀危机实现的两个 “前置条件”。

图:日本央行的综合资产负债表 日本央行、欧洲央行和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总和(单位:亿美元)。资料来源:GnS Economics、日本央行、美联储

如果出现快速通胀,央行最终将被迫加息,几乎肯定会覆盖过度杠杆化、僵尸化的企业和过度负债、僵尸化的国家。金融市场的全面混乱显然会随之而来,世界将陷入衰退或萧条。这样的情况下,主要的损失者是中产阶级、养老金领取者和专业人士,他们的工资购买力下降,生活拮据。现在CCP病毒极具破坏性,各国政府因为这个CCP病毒,不得不增加货币供给、发行债务,这将引发恶性循环。

援引原文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审核校对:鲁邦五世
上传排版:糖果儿

路德节目中提到的嗜神经病毒与血脑屏障:E蛋白在乙脑病毒穿越血脑屏障中起关键作用

作者:Stephen文文

血脑屏障是脑毛细血管壁与神经胶质细胞形成的血浆与脑细胞之间的屏障,能够阻止某些物质由血液进入脑组织,为病原体抵御入侵中枢系统的天然屏障。但是某些病毒,如HIV、西尼罗病毒、麻疹病毒、乙脑病毒、脊髓灰质炎病毒等却具有突破血脑屏障,入侵中枢神经系统的能力。病毒一旦穿越血脑屏障,其表面蛋白就会与细胞表面蛋白或受体相互作用,通过炎症因子导致神经细胞变性坏死,引起意识障碍等脑炎症状。

病毒穿越血脑屏障的机制尚未非常明确,有多种假设途径,并处于不断验证之中。乙脑病毒(JEV)的包膜蛋白(E蛋白)是乙脑病毒致病和免疫的关键蛋白。其E蛋白含有三个结构域,其中的结构域III负责识别神经细胞表面受体,结构域II负责介导病毒与神经细胞膜的融合(文献1)。并且E蛋白的244位氨基酸突变为谷氨酸后,可是小鼠产生严重的神经系统症状,对病毒的嗜神经性具有关键作用。

中共南京军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王长军所发现的舟山蝙蝠病毒ZXC21及ZC45同样具有侵入乳鼠大脑的能力(文献2)。目前还没有研究揭示舟山蝙蝠病毒穿越血脑屏障的机制及其作用。如果其E蛋白在穿越血脑屏障中起到了关键作用,那么就可以合理解释中共军方在使用舟山蝙蝠病毒作为SARS-Cov-2病毒骨架时保留其E蛋白100%氨基酸序列一致性的目的:即保留SARS-Cov-2病毒具备穿越血脑屏障的能力。已有多项研究和解剖学实验证实了SARS-Cov-2病毒确实具有侵入人中枢神经系统的能力。

以上关于乙脑病毒E蛋白在病毒穿越血脑屏障中的作用基于已发表的论文。关于SARS-Cov-2、舟山蝙蝠病毒E蛋白是否在病毒穿越血脑屏障中是否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属于笔者的猜想推理,未经研究证实。

参考文献:
1. Crystal Structure of the Japanese Encephalitis Virus Envelope Protein, J Virol. 2012 Feb 2. Genomic characterization and infectivity of a novel SARS-like coronavirus in Chinese bats , Emerg Microbes Infect. 2018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审核校对:鲁邦五世
上传排版:糖果儿

SARS-CoV-2病毒可通过嗅觉透粘膜入侵中枢神经系统并感染大脑

作者:Stephen文文

约三分之一感染SARS-CoV-2病毒的COVID-19患者会出现嗅觉和味觉丧失、头痛、疲劳、恶心和呕吐,也有报道表明SARS-CoV-2会导致急性脑血管疾病和意识障碍。已经有研究表明大脑和脑脊液(CSF)中存在病毒RNA。来自耶鲁医学院的一项研究表明SARS-CoV-2病毒可明显的感染人脑类器官,并伴随着被感染的和邻近神经元的代谢变化(参考文献1)。在死于COVID-19患者的尸检中,皮质神经元中检测到SARS-CoV-2。结果为SARS-CoV-2的神经侵袭能力提供了证据,也为SARS-CoV-2直接感染神经元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

来自德国的研究提供了SARS-CoV-2神经嗜性的证据(路德节目中曾提出的“嗜神经病毒”)。他们的研究表明SARS-CoV-2可以通过嗅觉粘膜中的神经-粘膜界面,利用嗅觉粘膜、内皮和神经组织的近处进入神经系统。随后,SARS-CoV-2病毒穿透了限定的神经解剖区域,包括延髓中的主要呼吸和心血管控制中心(参考文献2)。

在对33名死者的解刨研究中发现SARS-CoV-2中病毒RNA的最高水平嗅粘膜在筛状板的正下方。在角膜,结膜和口腔粘膜中发现了较低水平的病毒RNA,突显了口和眼也是SARS-CoV-2进入中枢神经系统的其他潜在途径。

发现舟山蝙蝠病毒(ZXC21、ZC45)的解放军南京军区疾病预控制中心王长军曾在其论文中也表明舟山蝙蝠病毒(ZXC21、ZC45)可侵染乳鼠的中枢神经系统,通过电子显微镜发现被病毒感染的乳鼠大脑中存在病毒颗粒(参考文献3)。也就是说舟山蝙蝠病毒(ZXC21、ZC45)与SARS-CoV-2一样具有神经嗜性。

参考文献
1: Neuroinvasion of SARS-CoV-2 in human and mouse brain, JEM, January 12, 2021
2: Olfactory transmucosal SARS-CoV-2 invasion as a port of central nervous system entry in individuals with COVID-19, Nat Neurosci., 2021 Feb.
3: Genomic characterization and infectivity of a novel SARS-like coronavirus in Chinese bats, Emerg Microbes Infect., 2018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审核校对:玫瑰天空
上传排版:糖果儿